红杉诉币安曝传统VC失区块链掌控力,币交易所江湖酿血雨腥风

红杉诉币安曝传统VC失区块链掌控力,币交易所江湖酿血雨腥风

猎云网注:在资本推动下,2018年很多交易所会做整合,头部的交易所不会这么多,目前来看保留5到10家,是比较正常的状态。文章来源:猎云财经(ID:lieyuncj),作者:季倩。

数字资产市场的巨大利益和高速成长,正在激起各方巨头角力的波涛。

当前,全球加密数字货币市值超2.5万亿元人民币,单日交易额超2000亿元。为争夺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铁王座”,各交易所之间,投资机构之间,交易所与投资机构之间一直在上演着权力的游戏。

2018年5月8日,全球前列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与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的融资纠纷闹得正欢之时,火币网强势插入,叫板币安。

币交易所江湖一时刀光剑影。
 

币安反击红杉,火币叫板币安

5月7日,币安CEO赵长鹏发了一条推文,称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资本直接或间接的投资。

这一表态被认为是币安将把一切直接或间接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拒之门外。

红杉诉币安曝传统VC失区块链掌控力,币交易所江湖酿血雨腥风

消息一出,多个与红杉资本相关的项目在币安的价格大幅下跌。业内人士认为这是赵长鹏对红杉资本起诉币安的一次强力反击。

参与相关项目的韭菜们还在一脸茫然,5月8日,火币网CEO李林的一条朋友圈,又激起了千层浪,貌合神离的火币与币安再次开始了针锋相对的对决。

李林在朋友圈表示,火币是红杉资本投资的企业,不保证所有红杉投资的项目都会上线,但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VC投资的项目,在交易所上币审核时会得到加分。

红杉诉币安曝传统VC失区块链掌控力,币交易所江湖酿血雨腥风

面对火币的叫板,币安也未示弱。

币安联合创始人、“币圈一姐”何一在微博上回应,“披露”是中性词,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有的人跪习惯了,不知道还可以站;Binance不迷信“名字”,更关注项目本身,没有“特殊通道”。

其矛头直指火币与红杉,火药味儿十足。

恩怨难断的红杉与币安

投资机构和项目方的纠纷常见,但诉诸法庭的例子很少见。

红杉与币安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还要追溯到2017年8月。

当时,币安刚创立不久。币安与红杉资本洽谈的A轮融资估值5亿元人民币,红杉投资6000万元,占股10.714%。

不足一月时间,币市转牛,交易所的市值也水涨船高,币安更是跃居数一数二的交易所。

币安和IDG资本进行了接触,IDG资本给出了4亿美元(合约25亿元人民币)和10亿美元(合约63亿元人民币)的两轮估值,最高超出红杉估值的10倍。

币安和红杉谈判自然破裂了。

到嘴的肥肉飞了,红杉资本并不甘心,于是拿出了去年8月和币安签署的排他协议诉诸香港法庭,红杉认为币安违反了排他协议,币安不能在与红杉资本谈判期间接触其他VC机构。

币安则抗议称与IDG洽谈的为B轮融资,并不在跟红杉签署的A轮融资范围内。

某一线VC投资人认为,红杉之所以要打这个官司,“形式的意义大于赔偿的结果”,“一个一线美元基金如果对这种事忍让,那就称不上一线基金。”

4月26日,币安官方发布快评“红杉,虚拟货币的世界不看你脸色”,回应称,香港高等法院已驳回红杉资本的诉求。

红杉起诉币安事件,标志着这家老牌投资机构在虚拟货币的世界里遭遇了滑铁卢。”币安官方在文中这样写道。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总裁告诉猎云财经,“这事当然是红杉不要脸,拖着不打款。

尽管红杉申请的关于禁止币安和其他投资机构谈判的法庭禁止令取消了,但赵长鹏、币安的信誉却受到了很大影响。

“市场机制的核心基础是信任,签署TS(投资意向书)包括一系列文件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信任基础,市场如果不能有信任,那会导致所有人的交易成本都上升。”一位投资人评论说。

一而再,再而三卷入纠纷的赵长鹏,更是被有些媒体称为“失信者”。

2015年5月,赵长鹏与OKCoin平台闹翻,被指工作期间多次欺骗OKCoin:伪造关于bitcoin.com的v8版合同,个人简历造假,并在合同中出卖公司利益…..

“看到他这么对待别人,就会担心他以后这么对待自己。”有投资人说。

纵横捭阖中,唯利恒

因为红杉资本的诉讼,币安与IDG的融资合作并未落实。

据统计,在过去24小时里,币安的交易额为21.87亿美元,火币Pro的交易额为16.65亿美元,二者交易额持续位于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前三位。

一山不容二虎。

2014年就拿到红杉100万美元的火币网和币安的竞争一直存在,双方在社交媒体上的互怼并不是第一次。

权力的游戏,阴谋阳谋总是相辅相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